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记第一次跳槽

[复制链接]
那有先生不说话 发表于 2021-1-1 17: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自14年底在校通过上家公司口试后入职实习至脱离,已近六个年初。前两年职(xin)业(zi)发展是比力好的,有一个很看好我的向导,且他的编程技术很高深。这个向导也是我工作上的第一个导师,技术方面他是个很优秀的技术人和向导者,但是其他方面略有欠缺。由于当时恰逢实习上岗期,大量代码及业务知识(自己看源码、测试或请教同事,文档甚少)需要学习,个人技术迅猛发展。两三年后,这位大牛跳槽去职,我就进入野蛮发育阶段。随着大牛的去职,小牛们也陆续脱离,以致一年后开辟小组只剩我一人。后续的两年除了生活上家庭的催促外,工作上就只剩下疲于奔命的应付。懂的,不懂的,只要是客户需要的,就要快速做出来。在此期间(有同事入职,但是呆的时间不长就脱离了),独自负担了新产物研发驱动及工具开辟+生产工具研发+认证工具研发+客户技术支持+人员招聘及培养。人员陆陆续续的来了又走,从未停止的招聘口试是这个小组的常态。
        直到我准备脱离前,我在奋力的寻找方向,小组持续下去的方向,和个人未来的发展方向。为需求疲于奔命的延续,无异于温水煮青蛙式的自杀,更像是永无休止的搬砖。更可骇的是,生育对身体造就的不可逆的影响已经不允许我像孕前一样扛下所有工作。当时我给自己找了三个方向:升职成为主管以获取招聘主动权实现工作量方向的自救、非工作时间外出培训(需要公司资金支持)系统学习急需的新知识改变百度开(安卓、QT)发效率低下的现状、提高薪资以求付出与收获毛病淘汰的心理及经济需求。多次和向导沟通后发现我自己预想的方向没有一个能走得通。也许是向导以为我可以继续扛下去,也许是向导以为我走也问题不大,我的诉求无一达成。但是无论何种原因,我最终是绝望了。决定脱离时,只有一个想法,脱离那边。那是我的舒适圈,在我脱离学校后给了我驻足之地,给了我多年的安全感,情深不疑。但是也只是一份工作,当发展无望并工作量无法负担时,我支持不下去了。长期招聘未能找到符合的人员,技术上可以的满意不了对方的薪资需求。最终在一人应付多个职位的情况下,向导掉臂我的反对给招聘了一个应届结业生。此处没有歧视应届结业生的意思,只是我当时的情况急需一个有履历的人员来为我分担工作量,而不是一个待培养的人员来给我增加工作量。
        在我有了强烈的脱离的想法后,我就多次给上级向导打陈诉发起赶紧招人。向导也许以为我只是以为工作量过大,催着要人,实际上我是在提醒他找交接人员。之后我就开始更新网上简历并且开始了接电话+口试的体验。由于第一份工作是校招,要求不高。不管是笔试照旧口试,以我在校经历都轻松通过。第二份工作需要自己去找,对口试和笔试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处于对原公司的爱重(虽然得走了),我不筹划进入同行业企业工作。上份工作的内容,C++编程基础能力只占据百分之二十左右,跨平台能力和业务能力占据百分之八十。前者并非我在校所长(结业前用JAVA比力多,博创杯作品便是JAVA所出。可笑的是有年年末评价向导给我的不敷定义竟然是不熟悉JAVA,多么的讽刺),工作后被逼边用边学的,基础单薄。后者由于后续工作跨行业,完全没用。鉴于此,我需要用我百分之二十的单薄C++基础来争取下一份工作。
        笔试和口试体验如我所料并欠好,多次面华为项目组(外包)被拒后深受打击,对方都以我宽度够大深度不敷拒绝我。至于为什么多次面华为项目组,主要原因是对方的HR足够热情。后续有遇到9117(早上9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一周上班7天)工作时间的公司,进入最后HR面环节前查到加班情况网评,给了个较高薪资要求,算是给拒了,口试效果如我所料没通过。背面又遇到一些小公司、较远的公司、老板直接打电话让去口试的方向不对口的公司,就不多说了。值得一序的是现在入职公司的情况,外包公司HR找到我的时候,“破罐子破摔”的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同意了招聘要求。后续甲方公司给出的笔试题吸引了我,那是一个算法题,对于曾经是ACMer的我来说倍感亲切。笔试只有一个题目,是一个最小生成树编程题,一看到题目就知道解题方向。这种笔试给我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他不是给一张试卷让你像小学生一样答题,也不开口闭口问基础知识。而是直奔主题,直接考算法,考实现,是个基于需求(虽然以为入职后也用不上什么算法)招人的公司。之后通过笔试,通知了口试。口试也是线上进行的,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你确定你之前是做的这个方向(之前工具开辟的技术)吗?得到我无比肯定的回复后,对方声调听起来比力满意。最后通知口试通过谈薪资的时候,我另有点没反应过来。
        接着就是辞职,当我的辞职申请提交到向导处时,他有点无所适从。也许大家都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脱离,至少那应该是好久以后的事情,得知我去职的消息,许多同事都体现的很震惊。往后便是各种谈话:经理谈话->副经理谈话->商务谈话(隔壁部门的,寻常相助比力多,这里作为部门经理和副经理的说客出现)->总经理助理谈话->隔壁大部门的经理谈话(寻常有相助,我给予的资助比力多,也有挽留的身分)。由于之前就决定脱离,所以对所有的谈话都很刚强脱离的决定,最后终于手续批下来了。由于没有招到交接人员,我把所有的资料整理了一遍,该上传服务器的就传服务器,该加说明的加说明。最后所有资料总结出一堆文件(项目)列表和一个《致未来交接人员的一封信》,邮件给向导存档并且保存到本机桌面留给后续人员。
        去职的日子一天天接近,无所适从在心里弥漫开来,并且层层加重,比与初恋分手的撕心裂肺矫枉过正的痛苦在心底放开。这次去职不只是换个工作,也是跳出舒适圈(用我的话来讲就是,只要我想呆在那边,没有人能赶我走,也没有人会赶我走,我有足够的履历和技术,姿态低,且便宜)。更像是一个孩子脱离母亲的过程,身体的分开后,精力的分开。去职前夕,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哭的不能自制,讲不出原因,就是惆怅,必须要脱离,又不舍。此处请允许我矫情下,大家不要在评论里面骂我这个点。去职前夜,断奶后第一次失眠到来,破晓一两点还在床上辗转反侧,对未来的恐惧席卷了整个房间。睡不着起来刷手机,看到一学弟发朋侪圈“既已选择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内心莫名的清静了下来。去职当天,早早的就醒了,甚至都等不到闹钟响起。起来洗漱,整剃头型,画了淡妆,穿上了长裙(生娃之后患上慢性荨麻疹不能见风,已经好久未穿裙子),收拾妥当后去公司。逐级签字交接,遇到许多老熟人,也是惊奇我的脱离。最终照旧把手续办完了,情理了工作笔记本中个人信息账户等后收拾东西脱离。出大门前,转身,对着公司牌匾,喜欢和不喜欢的向导,自己开心和不开心的工作经历,自己的六年,鞠躬,为这段人生画上一个句号。意料之中的是,这个句号背面酿成了一个英文的省略号,后续出现告急开辟需求,还归去做了支持。
        我去职当天,另外一个组的主管及另外一个组的骨干提出去职。后续不久,部门经理调离,副经理转正,部门大变动。前同事们聊起来说是我引起的连锁效应,这个锅我不背。后续部门经理聊起来还说因为知道我以后一定会回家带娃(去职捏词),无法专心工作,所以一直不肯提我做主管,对此我也只能一笑了之了。
        去职后一日的休息时间都没有留,第二天就奔赴新公司管理入职。矫情的意思没有,贫苦使我清醒。新公司是个外包公司,到公司签条约后,越日发配到甲方人力外包工作。众多有过外包经历的朋侪劝我不要去,外包大多压力非常大,和报酬完全不对等,996或者9116是常事。我只想换工作,从原来的状态出来,才有新的大概。入职后战战兢兢了一段时间,究竟入职培训中要求写的非常严格。严格到完全没有人性可言,拿考勤来说,迟到一小时内扣半天工资。也就是说,迟到一分钟,半天白干。
        时间走过几个日夜后,发现现实比文档要轻松许多。混迹于一群做大数据的小哥哥之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在校ACM集训期间。差别于女生的细致与计算,男生大多大大咧咧,偶然开开顽笑,谈天也是天马行空,丝绝不拘谨。开辟hao哥是一个生活很认真的男孩子(会穿酒赤色衬衣,写代码的时候哼歌,我把suMM先容给了他),帅气的yuhang小哥哥股票天天都在涨心情好了还会请大家喝奶茶,说话痞气的miao哥和努力的dengwei打仗稍少些,xue老板在我刚来的时候日常过来打听我是否已经完婚搞得我怪欠美意思的。实际的外包工作和朋侪说的有很大的收支。向导并没有很凶,甚至布置任务的时候话语另有点温柔。工作压力也不是很大,开辟阶段的时候会加班也不是天天加,非开辟阶段自己测试并共同测试小姐姐们处置处罚问题就行了。 比起以前孤军奋战来说,现在的工作好太多。一起开辟的gaofeng和bingbing在我遇到问题的时候总是很热情的帮我分析。
        感恩已往,珍惜现在。对上家公司照旧布满感激之心的,如果有需要,非工作时间我也愿意无偿帮助做一些事。现在的工作相对要轻松许多,有时间给我修养下生息,并且结业论文也该写了。。。

来源:https://blog.csdn.net/lsh670660992/article/details/111982727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专注素材教程免费分享
全国免费热线电话

18768367769

周一至周日9:00-23:00

反馈建议

27428564@qq.com 在线QQ咨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蜀ICP备2021001884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