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5岁的程序员:第2章,约谈

[复制链接]
轩辕文唐 发表于 2021-1-2 11: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郭云走到人事部办公室门口,内里坐着的罗佳佳抬眼看到他,暴露了很官方的微笑。她从座位上起身,走向郭云。
  “跟我来吧。”,罗佳佳走到郭云眼前后说道。
  罗佳佳带着郭云走到一间小集会室,罗佳佳推门开灯,并让郭云坐下后,去随手关上了门。
  “我看你工作也将近一年了,好久没有找你谈谈心了,我们本日随便聊聊,就聊聊你在这快1年的时间里,在工作方面有什么想法。”,罗佳佳看着郭云,开始了谈话。
  郭云心里暗暗吐槽:“有啥事不能直接说吗?搞这么一套还以为我刚毕业吗?”,不外外貌上并没有体现出任何的不满,于是也迎合地说道:
  “我这一年里主要是开辟飞声这个项目,开辟当初我们项目组997,照旧挺辛苦的。不外最终照旧上线了,虽然延迟了一点时间。上线后,我们也在这个根本上举行了多次迭代开辟,最近更新的一个版本是2.0”,郭云像陈诉工作一样,陈诉着现实情况,并没有参加自己的一点想法。
  “嗯,你们作步调员简直实辛苦,我也相识到你们上线以后,这个项目标体现并不是很好,你是怎么看的呢?”,罗佳佳继续诱导着郭云,让他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
  “项目新上线,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不外我相信我们会降服困难的,项目照旧有很大潜力的。”,郭云很官方的说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但他知道,只有这样说,才华让罗佳佳以为他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是对公司有代价的人。
  “嗯,我也相信这个项目有很大的潜力……”,罗佳佳顿了顿,又继续说:“现在项目遇到了一些困难,你是否可以就像你说的那样,一起降服一下呢?”
  “什么困难?”,郭云外貌上装出很疑惑的样子,但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八成定命。
  “项目现在已经更新迭代半年了,但是跟最初的预估相差比力大,所以公司高层决定不再继续投入太多的资源给这个项目,而应该将更多的资源投给别的有起色的项目,所以也请你明确。公司决定将项目组从现有的12人缩减到6人,你看能不能降服一下这个困难呢?”,说到最后,罗佳佳体现出很难为情的样子,郭云似乎还从内里看出了一丝恻隐,就像一名杀手,手里握着匕首,看着眼前无助求饶的被害者时,眼中闪过的那一丝恻隐一样,然而下一秒就将是凶神恶煞,和一刀捅下去的放声狂笑。郭云缄默沉静了,他从一进来就猜中了了局,只是照旧那一丝的荣幸撑着他走到了现在。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一直缄默沉静。罗佳佳冲破了缄默沉静,继续说道:
  “这样吧,你本日开始做一下交接工作,我们会在去职证明上写明你是因个人原因主动去职的,交接工作控制在两个星期内,这两个星期你可以出去找找其他时机。”
  这是一种安慰,同时也是一种吓唬。郭云听得出来,如果他不共同的话,公司将会在去职证明上写上他是因为工作不及格而被炒掉的,那样对于他寻找下一家工作将带来很大的贫困。而玥州多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玥州,甚至在全国都是很着名的企业。如果被这种企业贴上不及格的标签,似乎就意味着他以后就不消在互联网这行混了。
  “那我交接给谁呢?”,郭云无奈的问。
  “陈良涛。你们都是服务端开辟,交集照旧挺多的,应该比力好交接吧?”,罗佳佳看郭云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心情一下放松许多,脸上也漏出了抚慰的微笑。
  郭云缄默沉静了一会儿,“好吧”,然后站起身脱离了集会室。当他回到座位上时,发现刚刚还在的陈良涛不见了,他猜大概是去上厕所了吧,然后就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发呆。他以为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想,却又想了许多多少,想到自己反面该怎么办,想到自己应该怎么回家跟妻子说,想到将近年底了,工作还好找吗?头脑里都是一些疑问句,但似乎没有一个有肯定的回复。他又在回顾刚刚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以为这个事情一定是峰哥决定的,是他决定不要我的,HR只是个代言人,只是峰哥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跟我说,而是让HR跟我说。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来气,不就是看我年岁大、薪资高吗?担心我有一天顶替了你的位置?峰哥岂非你不担心早晚有一天这件事情也会到临到你的头上?毕竟你跟我的年岁是差不多的。而且这种事情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还要找个HR代言,真是没种!
  想到这里,眼睛的余光看到旁边走过来一个人,定睛一看原来是陈良涛返来了。他返来的同时,郭云发现峰哥也从其他地方逐步走回自己的座位,郭云就恨恨地盯着他,但是峰哥一直没有转头,直到走回座位也没有发现有人在一直在盯着他。陈良涛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定,双手放在桌子上,并没有解锁自己的显示器,而是微微低头不说话,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郭云见状,猜到陈良涛应该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于是主动说:
  “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好。”,陈良涛立刻回复着,似乎刚才的酝酿就是在等候这个提议。
  郭云提出去楼下的一个咖啡馆聊聊,反正他现在也没啥工作,况且也要去职了,他也不想再在这个令人厌恶的公司多待一分钟。陈良涛也没有反对。
  咖啡馆里还能看到一些公司的熟脸,虽然叫不上名字,但是知道是自己公司的。两人见到他们后,都规矩的点了一下头,并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服务员见两人坐下,热情地走过来问:
  “请问两位喝点什么?”
  “摩卡吧”,郭云说,他知道心情欠好的时候要喝点甜的,然后转问陈良涛:
  “你呢?”
  “我要一杯拿铁吧”,陈良涛说着。服务员记下后,请他们到前台买下单,郭云起身要去,陈良涛也抢着要买。郭云劝说:
  “我来吧,我毕竟比你多工作那么多年,而且这个地方是我要求来的。”
  陈良涛也没有再过多的对峙,只是点了颔首,岑寂坐下。等郭云返来后,郭云怕长时间尴尬,干脆先作声:
  “我要去职了,你知道吧?”
  “嗯……”,陈良涛点了颔首,嘴角挤出了一个难过的心情,然后说:
  “峰哥刚刚也跟我说了,让我接你的代码,我感觉这个项目也不能恒久了,早晚我也会去职的。”
  “那也未必,你毕竟还年轻,项目不成也有时机调到其他项目组,不像我,已经35岁了,被各种鄙视。”,郭云诉苦着说道。
  “那你反面有什么计划?”,陈良涛小心翼翼地问。
  “继续找工作吧,否则也不知道能做什么。”,郭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除了找工作没有别的选择。他虽然很早就意识到步调员是个青春饭,早就开始了各种准备,所以他在几年前从另一个大公司出来,参加各种创业公司,希望有一天可以大概成为创业公司的首创人大概元老级人物,并拿到一份属于自己的股份来度过自己的中年危机。然而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你好,你们的咖啡。”,服务员突然打断了郭云的思绪。郭云抬头看了一眼服务员,才注意到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郭云突然以为以后如果不能在互联网行业内里混,连做个服务员的时机都没有了。待服务员走后,郭云喝了一口摩卡,感觉那又甜又苦的浓浓香味,给了他心底一些安慰,情绪也平复了一些。两个人都在闷头喝咖啡,气氛显得有点尴尬。步调员原来寻常话就少,就算像郭云和陈良涛天天用饭在一起,也就是聊聊游戏和二次元话题,甚至技能的话题都聊的比力少,在这种场景下真不知道应该说些啥。
  “那你想去什么样的公司呢?”,陈良涛无话找话的随便问了一句。但这一问还真难住郭云了。他巨细公司都去过,大公司比力鄙视35岁员工,实在小公司也一样,只不外小公司许多情况下招不到人,没有那么多选择,所以对于年岁这方面也不会特别在意。从发展上来看,去大公司当个步调员,估计照旧会遭遇跟这次一样的了局,而且照旧要别人愿意要他的前提下,能不能进都不知道呢。但是去小公司太容易倒闭了,现在互联网的小公司,匀称寿命也就是1年多。加上去年年初新冠疫情的影响,许多具有线下性质的互联网小公司倒闭的更多。倒闭了再找?心里太多抵牾,于是郭云只是说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啊……”,郭云又思量了一下说:“不外我方向于去小公司吧。”,大概他自己以为去大公司也没戏,所以索性安慰自己说喜欢去小公司,这样不会让自己到时候太失望。
  “小公司与大公司有什么差异啊?”,陈良涛似乎找到了话题,急遽问道。
  “想听我跟你说一下?”,郭云也打探地问着。
  “好啊!”,陈良涛很等待的允许着。
  “大公司你都相识了,就是你现在这个情况,我就跟你说说小公司吧。小公司还分几种。规模上分为:超等小、很小,比力小三种。超等小就是公司总人数在10人以下的;很小呢,就是公司人数在10到30人的;比力小就是100人以下吧。我以为再多一些人就算得上中型的公司了。“,郭云喝了一口摩卡,接着说:”老板呢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己掏腰包的,一种是职业司理人的。”
  “职业司理人是啥?”,陈良涛遇到不懂的立刻问。
  “职业司理人实在也是打工的,他只是帮投资人管理公司,他自己不出钱,甚至还要拿一份薪水,可以明确为最高级的打工人。”
  “哦,明确了,那你继续。”,陈良涛急遽表现想继续听下去。
  “然后再从有钱和没钱上分别,有超等有钱的,就是投资凌驾1000万就算吧。尚有比力有钱的,就是投资在100万到1000万之间吧。最后就是比力穷的,投资不敷100万的。从这3方面举行组合,就会有18种小公司了,尚有许多种方面可以细分。但是小公司好欠好,实在只需要看一方面就行了。”
  “哪方面啊?”,陈良涛像发现宝藏一样惊讶的问道。
  “看老板,大概说看这个公司说话算数的谁人人,他可以说是公司成败的关键。项目方向、企业文化、选人用人等等,都是这个人决定的。之前说的那些,公司巨细啊,投资金额啊,实在都不是特别重要,而且有时候不是公司越大越好,也不是钱越多越好……”
  “钱多还欠好啊?”,陈良涛突然打断说。
  “钱多大概让你在初期迷失方向,让你在某些原来就没有意义的事情上耗费大量的时间。固然,这个也要看老板,有些老板能驾御住钱多,而多数老板不能。你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小公司,他们之中有一些公司的先天条件有许多相同之处,但唯一差异的就是老板差异,那么做出来的效果也是天壤之别。”,郭云心里明确,他这些理论都是通过他在行业里混迹多年自己总结出来的,并没有引经据典,不外对于陈良涛这种入世不深的小白来说,照旧会给他很大的启发的。
  “那你跟我聊聊你之前的公司呗。”,步调员就是这样,没有话题的时候都是哑巴,一旦找到话题,就似乎停不下来了。
  “行吧。”,郭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我就跟你聊一个我最近一家公司的履历,以后有时机我再跟你说说其他的。”
  “好嘞!”,陈良涛喝了一口拿铁后,双手抓住咖啡杯,一股开始听书的架势,似乎那咖啡因带来的兴奋劲儿让他更加专注了。

来源:https://blog.csdn.net/wyb_robin/article/details/112062436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专注素材教程免费分享
全国免费热线电话

18768367769

周一至周日9:00-23:00

反馈建议

27428564@qq.com 在线QQ咨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蜀ICP备2021001884号-1 )